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名家品评张海书法  

2013-04-27 11:25:16|  分类: 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我们看到的张海,是趋向丰富与多样。说丰富,主要指作品内涵不局限某家某派某种风格;说多样,主要指张海掌握了多种书体。在他那里,为学的“三种境界”始终是螺旋式地上升着进入更高层次。张海最为人熟悉的隶书的面貌是他“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的,这些年来又继续寻到了许多新感觉,取得令他与观者一起为之欣喜的收获。倘若观者不限于“先声夺人”的定见,他那近二三年来的若干行草书新作水平实际上超出了早些年的隶书,在早先隶书达到的基础上登上了新的高度,都在挥洒自如中有意无意地融进了隶书与简书的笔意,融入了包括王铎在内的笔法章法。他那有隶书作根底的行书与楷书,开拓出别一境界。——沈鹏《创造力的实现》

        ——聪慧的张海懂得思维定式具有积极与消极的两重性,懂得稳定性与寻找新鲜感的一致性,懂得从大处博观与从小处求精的辩证关系,他善于通过广泛学习总结经验,再返回到实践中锻炼出实际提高书法水平的能力。我与张海接触中感到他从不迫促、紧张,倒是潇洒和轻松。他的书法中的成功之作,也一样的潇洒、轻松。我深信张海的“有一点明显易于前人之处”因他的自信与谦虚、豁达与勤谨不断向更高的标准迈进。——沈鹏《创造力的实现》

       ——综观二十几年来张海的书法创作,是一个从不断探索到逐渐成熟稳定,从动力积累到风格确定的过程。近几年,他的创作又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一方面他的书法越来越老辣成熟,风格主调越来越明确。另一方面他的创作并没有沿着惯性发展,而是不断求新求变。他的 变是经过长期一点一滴的积累,在某一阶段而产生突变,在不断变化中又有着一以贯之的不变,终于成就了一种具有鲜明时代特点和个性色彩的“张海风格”。——刘艺《〈创造力的实现〉序》

       ——张海近十几年在行草书上的探索是颇为成功的,其成就甚至可以说不在隶书之下。但就我所看到的评论,似感未能完全切中肯綮。前面说过,在一些人眼中的张海是理性人物,少言寡语,不苟言笑,其实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他自己就曾著文谈及这一点,他认为工作中如果没有激情,没有些异想天开,就不可能有近20年各种不同组织形式的活动。激情贯穿在他的工作、生活和艺术创作中。他认为书法创作,尤其是狂草,那时一定要用整个生命力的勃发才能为之的。他在谈到自己创作草书时说:“热血沸腾,思绪奔腾,笔随意转,行当于行,止当于止,自觉一任感情的澎湃,笔下自然多姿多态,生气勃发。”这种关于创作心态的描述,可谓之草书创作的宣言书,也是一位真正的书法艺术家所应具备的最佳心理状态。——周俊杰《海纳百川》

       ——在张海的作品中,可以感觉到他的为人。他的作品形式上多呈静态,体现了他内心的宁静,与他的为人处世是相吻合的。同时,他笔墨的变化是比较多的。张海擅长多种书体,隶书、行草书、大字、小字变化非常大,有些作品,看上去不像是出自一个人之手,但又是他一个人的线条语言,这非常难能可贵。他的用笔很洗练,用墨很活。张海不但为人方面值得敬佩,在艺术创作上,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刘文华《“张海书法作品展”研讨会发言纪要》

       ——张海的书法表现着强烈的时代感,其艺术风格是健美,是阳刚大度之美,与时下一些作品以奇巧取胜或以病态为美者形成鲜明反差。张海书法展示着一种明朗的情调和健康的创作心态,其表现出的美是沐海而出的朝阳,而不是如火的骄阳,是阳光下秀发的青松,而不是盘郁的古松,更不是杨柳依依。这种美的情调使人愉悦,使人开朗。——李刚田《张海书法艺术访谈》

       ——张海书法具有广泛的包容性,它并不囿于书论中所谓的碑派、帖派,而是横跨在碑、帖两派之上去塑造自己的风格,他用笔也不拘泥于所谓的中锋、侧锋,而是极尽笔锋的变化,“唯笔软则奇怪生焉”,唯创造丰富的线条之美是用;在创作中他具有很强的用墨意识,以丰富的墨色变化去增加形式的表现力,这具有一定的美术属性,但又分明是书法的表现语言;在以展厅为特征的书法创作潮流中,张海非常重视形式效果,为求得新颖、动人的形式,在用笔、用墨、章法方面对前人有许多突破和发展,但他没有走向“美术化”,而是固守书法本体,通过形式传达出内蕴的文化品格;张海书法具有明显的专业性,是少数专家才能完全解读的“阳春白雪”;但又具有社会性、人民性,一般爱好者,甚至不识汉字的外国人,也可以各以不用的角度,从不同的层面上去感受书法美,通过黑白交错、通过线条的节奏变化去感受力量与气势。——李刚田《张海书法艺术访谈》

       ——隶书之章法大约有二:一是大碑章法,字疏行密,行列整齐;二是从简牍章法变化而来,字密形疏,有列无行。张海先生隶书章法两种兼用,横幅多用碑版章法,进一步加强横向取势,以求恢宏开阔;竖行或用简书章法来强调纵向意象,以求势来不可止。偶然采取一行为单位再相加成篇的格局,新颖别致,视觉效果极佳。比较而言,碑版章法在张海先生笔下就轻驾熟,而有行无列的简书章法较难把握,这是因为扁型的隶书紧密相加容易致使鱼贯拥挤气息不畅,逼迫书家要打破原先按图分割填墨之惰性,调动起创造情绪,有时会出现意外效果欣喜若狂,稍有疏忽会“大意失荆州”,致使作品不可收拾。张海先生对后者作品的把握更具感染力,颇能具代表他谋篇布墨随机应变的能力。张海先生隶书篇幅一般较大,气势能得到极限展示,令人赞叹不已。——张金梁《论张海》

       ——张海先生的楷书以骨格胜,用笔劲直,结体峻拔,北碑体势,行草意趣,与其隶书有相通之处,然韵味不及隶书,稍感板实。其篆书早年为小篆结构,汉篆形态,点画舒缓,优雅自如,左右错落,略呈欹侧之势。近年所作,趋向蜾扁篆法,以横阔结体,以纵画取势,意象古拙,态势活泼;点画劲健,金绳铁索。我在2004年2月致张海先生的一封信中,曾谈到对其篆书的感受:“先生气弘学深,超诣独见,故出手便高,即如不多作之篆书,品位不在隶书之下,以拙见或意在隶书之上,风神洒落,超绝尘土。”的确,张海先生的篆书,积数十年学养功力,自应有不俗表现,故体端势阔,用笔老辣,疏密得宜,舒卷自如;笔墨洒脱,表于浓淡枯湿变化之中,意古境新,见于瘦蛟蟠树伸屈之外。此可以横幅《雅俗共赏》对联《拓石繙金》诸作为鉴赏文本,证之吾言不谬。——李庶民《斫轮同扁运斤希郢》

       ——张海隶书中强调“书写性”,充满涌动的生命张力所反映出来的书法精神既与中国人文写意精神潜含暗通,也与当代人心灵的自由追求合律同辙,这些既是一定文化语境使然,又是其艺术的终极价值所在。而他的“草隶”实践以东汉分书为底本,将简、帛、残纸作为一种“语汇”活化在书法表现之中而渐成卓尔不群的“张海范式”,其“拆骨还父”式的取法途径,无疑也为当代隶书创作打开了一扇透亮的窗户,其创作模式、创新思路也是富于探索性的,充满智慧的,这在当代更有其启迪意义。张海隶书在气息上的神清骨峻、雅洁刚正,凸现一种正大光明的君子气象,这在一个“物欲横流”、“铅华盖地”的媚俗社会里,更显示了某种精神贵族的气质,我以为这是对书法“高贵”品格的一种坚持,是极为难能可贵的。——吴振峰《张海的意义》

       ——张海的隶书,抛开了东汉成熟隶书的装饰化的“套路”,生动活泼,平淡天真,所谓“左波右掠蚕头雁尾”,在这里都被大大淡化,而浑融于一种紧凑自然、挥洒自如的行笔之中。“近缘嫁接”使得张海笔下的“简隶”或曰“草隶”达到妙造自然的化境,无怪乎蒋维崧教授盛赞其隶书“不用雁尾而能表现出飞动的神态,吸取了汉碑的古朴而不矫糅造作,故为苍老。”岂止是雁尾,像他笔下形态丰富的点,独特的背抛钩,顿挫鲜明的转折和绞笔裹锋的竖画,无不浑融简意隶韵,把简书的分野化入了八分的整饬,又在隶书的端方朴拙中加进了简书的灵动。二者的结合自然天成,几无人工痕迹。——西中文《壮志岂销歇欲浮河之源》

       ——张海的行草书既不同于帖派文人书,也不同于近世所谓的碑体行书,应该属于一个单独的体系。他以简帛书为母体,参用碑派用笔的厚重浑朴和帖派用笔的活泼灵动,以及大篆线条的圆劲古厚。在帖派中,他借鉴了多家的技法,其中可以看出米芾的爽利骏发、董其昌的圆转流利,更可以看出王铎、张瑞图的方峻劲折。他的行草和他的隶书一样,虽从一家入手,但能吸取多家之长,最终化出自己的面目,使人看不出他究竟来源于哪家哪派。在当今书坛上,写行草者不外乎四途:一是王羲之一路,下及颜真卿《祭侄稿》,杨凝式《韭花帖》;二是宋人行书苏黄米蔡;三是明末行书:王铎、黄道周、张瑞图;四是所谓碑体行书,大率从康有为、赵之谦、何绍基等清末书家入手。然不论哪一路,均使人一望可知其师承源流,不脱母帖面目。张海之过人之处在于,他真正做到了博取前人之长,融成自家面目。——西中文《壮志岂销歇欲浮河之源》

       ——张海先生早年以面目独具的隶书一举成名,这些年来他始终未放弃在隶书上的探索,即在此一体中就发展出多种不同面目。他最早是从习楷入手的。其楷书宗法魏碑,且写得得心应手,一派天机,毫无做作之感。这十余年来,他在行草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张海先生的篆书,往往以隶书出之,有写意之妙,让人大开眼界。除全面扎实的工夫之处,其用笔的灵活多变,心到笔到而法度严谨的用笔,令人叹服。从张海先生笔下流淌出的笔情墨韵不但深合古法,且又颇具现代审美意识,浓、淡、干、湿、枯、润在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犹如一首交响曲,在指挥家的指挥棒下,个个抑扬顿挫,极具奇妙,统一又不失特色,充分显示了张海先生驾驭笔墨的高超技艺。——张建才《学不辞广 艺不厌精》

       ——笔者以为张海先生行草书可以“清新明快”四字作大致的概括。这里,“清”为洁净、明晰、澄澈、淳朴的意思,与“浊”相对。张海先生书法无论正、草、隶、篆,跨越数十春秋,始终不失一个“清”字—笔法清新明快,从不拖泥带水;不喜欢做作,不故弄玄虚;他喜用长锋硬毫,借笔锋良好弹性,把胸中之气,通过纯熟的技巧,一一清晰传于纸上。先生书法之结字、布势也是清清朗朗,一派刚毅正直之气,一种落落大家风范,没有迂腐寒敛之气,没有扭捏做作之态。其书法之体势变幻多端,但其所以变,出于自然,韵味纯真,清正典雅。——黄君《清新明快 爽心入神》

       ——张海先生的小行草书法作品笔法古雅,用笔干净利落,结体简约流便,法度森严。虽字字独立,却气韵流畅衔接自然。其字形略取纵势,重心安稳,中宫开阔。审美取向以中正为主,而不以奇崛、险怪取胜。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大多数人的审美趣味,具有广泛的接受群体。因此,张海先生小字行草书法艺术的“雅”与“俗”的和谐并非是指在大众文化和商品经济浪潮下对艺术品消费审美趣味的一味迎合,而是在一个适当的起点上既满足了消费者的审美需要,又对其审美趣味起到了一定的指引和提升作用。——常春《美在和谐》

       ——张海的隶书具有正大气象,有一种阳刚之美,是典型的中原书风。然而,认真详察每一个艺术细节,又同时呈现出美的丰富性和层次感。有“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唐司空图语,下同)之雄浑,有“真力弥满,万象在旁”之豪放,有“窈窕深谷,时见美人”之纤秾,有“饮真茹强,蓄素守中”之劲健,有“超心炼冶,绝爱缁磷”之洗练,有“畸人乖真,手把芙蓉”之高古,有“坐中佳士,左右修竹”之典雅,有“绿杉野屋,落日气清”之沉著。大凡属高层的艺术美,往往不是单一审美元素之呈现,而是多种审美元素之整合。然而,张海隶书这种艺术美的多元化并不是冲犯其主体之格调,统领其主体风格的仍是刚健质朴的书风。——常亚钧《脱胎易骨变相改观》读张海先生的草隶,仿佛有一股汹涌澎湃之势扑面而来,他运笔之快,仿佛迅雷不及掩耳,呼之而来,挥之欲去。古人书论中有“束腾云潜渊之势于毫忽间,乃能纵横潇洒,不主故常,自成变化”之说,意思是把龙可腾飞上天、可潜入深渊的态势收束在毫厘微细之中,放纵如意,自成变化气势,张海先生的腕底毫端确是达到了这种境界。更令人叫绝的是,在疾风劲草般的草隶中,他娴熟自如,化繁为简,抛弃了不少隶书原有的波磔和蚕头雁尾,扩展和延伸出一种时而像脱缰野马,任由驰骋,时而像扬鞭快马,陡然生风的新的、十足的“隶味”,这种“隶味”是和着时代脉搏跳动,合着现代人脚步节拍的,表现出现代人的生命力。——刘凡《从张海隶书看当代隶书进化前景》

       ——智者张海先生成功地将飞白这一古老的技法嫁接到自己书法语言中来,使自己的线条获得全新的生命。笔沉象显,墨飞色舞。其点画掷地有声,斩钉截铁;线质铿锵有力,承接了碑派的威武气派、金石的苍茫气,再现了金戈铁马的宽博气象;而线情,由于飞白融合,使得他神采飞扬,如西湖女子,凌空舞袖,一展帖派的柔情。张海先生用浓墨营造了黑白两极世界,极纯,没有丝毫杂质。黑者,如连绵不断的山脊;飞白者,如萦绕于山巅之间的悠悠白云。通灵了造像之法的张海先生,在笔法墨法上几乎达到了自由造象的境界;其隶书“分白赋黑,棋布星列”,且“垂象表式,有模有慨”,端庄而勃勃生气;其草书“观其法象,俯仰有仪”,沉著痛快而又空灵活脱;其楷篆亦是“天垂其象,地耀其文”,稳健而清逸有度。难怪周志高先生给张海总结成就时,说他:“在作品中大量运用枯笔,用得丰富多彩,恰到好处,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曹洋《张海书法造境三昧》

       ——张先生艺术实践的可贵,就在于在碑帖的融合上勇于探索且卓有成效,如众所周知的他创发的“草隶”和碑意行草即是。而我以为他最为成熟的体势,也就是他最成功的创新之举,还有他的碑意行草书。他的碑意行草书,以行草为本体,以汉简为中介,参以汉隶、魏碑的笔法,熔厚重、刻厉、洒脱、纵肆为一炉,从而在行草的流贯、飞动中平添了朴厚、拗峭、古雅的意味,其行笔又能一任情感的驱动,于动静、刚柔间斟酌化裁,而形成自然的节奏,一片天机,情趣盎然,或许我所见者少,真觉得他的这种碑意的行草是前无古人而可以传世的。——王世征《张海精神》

       ——张海的隶书用笔,多行草意,纵逸熟练,跳宕流便,而今则掺用篆法,凝重舒和,灵动矫健,平添了几分生拙感和金石气,与汉隶能离形得似,通其气息,无意而合拍。数年中张海的隶书就游刃于汉碑、汉简和行草之间,形成了挥洒自如、中收外放、豪迈飞动、个性强烈的风格。张海在书法上一贯持进取创新的艺术观。到1990年,他觉得自己的隶书风格稳定了下来,为了避免结壳,而一时又没有新路往下走,于是将精力转移到了行草上。由于有坚实的隶书根底,行草书所取得的境界,是单从晋唐以后名家中讨生活者不能轻易达到的。——华人德《张海的隶书》

       ——我看了张海的行草书作品,很受震动。字很大,尺幅也很大,有些方面比隶书还要完美。张海的大字行草书作品把传统的东西和现代的东西结合得非常完美。他的行草中有典雅的、来于传统的东西,又有节奏和旋律,表现了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也表现了相互和自然的审美需要,他的笔墨是随时代的。——张旭光《“张海书法作品展”研讨会发言纪要》

       ——我要讲的是一个代表、两个特点、四个首创。一个代表,即张海是60岁左右书法家的一个代表、一面旗帜,他德、才、艺全面发展,个人的艺术成就,以及他领导下的河南书坛的成就是书法界有目共睹的。两个特点,其一是创作自解,非常精到,有特色,其二是张海作品中枯笔的运用,恰到好处,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四个首创,一个是首创“草隶”,二是率领河南书法界首创国际书展,三是,提出代表作理论和创办代表作书展,四是首创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周志高《“张海书法作品展”研讨会发言纪要》

       ——张海是对书法情有独钟并有深入研究的人,是真正把书法当作事业和生命的书坛领袖人物。他的影响不限于河南,波及全国甚至国外,是名至实归的。——薛夫彬《“张海书法作品展”研讨会发言纪要》张海书法中的信息量很大,我觉得他的小字中有一些写经的部分,或者都是由隶书化为行草,有一致性。张海永远那么祥和、安静,创作富有活力,他做人的境界,不是仅有书法可以容纳的。——王家新《“张海书法作品展”研讨会发言纪要》

       ——张海的创新,即在于不取简帛书之姿媚婉娈,不取汉隶之正襟危坐,而熔汉隶的博大沉雄与汉简帛的飘举飞动于一炉。这使得他的苦心经营,既获得坚实的古典支撑,又自我作古,别树一帜;与离经叛道、师心自用、闭门造车、装疯卖癫式的所谓创新,有冰炭之别。他的创造,仅仅比古人多了一步,也正契合其“一厘米论”的著名观点。往者有人不认可张海先生的创造,认为张海隶书已不再姓“隶”,实不知其笔笔皆非古人,而又笔笔皆是古人耳。——孟会祥 张海书苏轼《江城子? 密州出猎》

       ——赏析张海先生以过人的魄力、勇气和胆识,以飞动苍劲的行草笔意触入浑朴醇厚的隶书之中,写出了被行家一致肯定的草隶。由此,我觉得又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一个启示;艺术贵在创新,书法艺术的创新也需要敢想敢闯,如果不敢想、不敢闯,即使功力学养再深厚,其结果可能只是老到和精致,却不会有激动人心的创造的可能。当然,敢想、敢闯必须以功力和学养为基础。——赵彦良《融古铸今有容乃大——品读张海先生隶书新作所感 》      

        ——张海先生隶书取法《礼器》、《乙瑛》,后来更多地关注《封龙山碑》,早年多有传统隶法的作品问世。为求变化,他又取法汉简,也出了不少以简书笔意为创作基调的作品。但他写简书并非欲以简书当行立足,而是以简之元素来丰富调节隶法表现,增加隶书的飘逸灵动之感。因此,张海先生的隶书创作呈现了被书坛称之为“草隶’’的新面目。既非方正端肃的隶格,也非流动、随势夸饰的简书,而是融二者于一体,间以行草连带笔意的气象。——崔廷瑶 《立足传统 创新求变》

       ——张海的隶书既有“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杜甫诗句)的力感气势,又有“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李白诗句)的飘逸空灵。隶书若一味峭疾倔强,挑拔激烈,就会如赳赳武夫,抚剑疾视,显得品位不高,意蕴不深。故刘熙载说:“隶形与篆相反,隶意却要与篆相用,以峭激蕴纡馀,以倔强寓款婉,斯征品量。”(《艺概?书概》)张海对艺术哲学领悟甚深,他的书艺以阳刚壮美为主调,但仍不失潇洒灵秀,刚健中含婀娜,沉郁中寓飞动,体现了儒家尚中和的美学理想。张海的隶书仿佛有雷霆万钧之力,而甚少剑拔弩张之态,这因为艺术意境中多蕴飘逸空灵之雅意柔情。——蒋力馀《铁板铜琶唱大风》

       ——张海先生非常注重运用辩证法思想思考艺术创作的诸种问题。这种思维方式也说明他是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精义的。儒家和道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儒家讲究过犹不及,即对立的两个方面相互制约而达到一种平衡。而道家思想则善于从一个因素的对立方面考虑问题。讲究有无相生,认为任何事物都由相反相成的对立面组成。在传统思想背景下发展的书法艺术,正是体现了儒家和道家思相的精义。张海先生运用这种辩证思维方式,很好地解决了一系列艺术问题。这使他的创作带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刘宗超《理性与激情的碰撞》 

来源:中国书法家网

 

ynddkr的艺术博客欢迎您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