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转载】临帖:书法家必须的选择  

2012-10-13 13:05:55|  分类: 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帖:书法家必须的选择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在我的生活里,常常有朋友问我,怎样临帖和临帖的意义有多大?其实,针对这类问题,肯定是有许多的看法和观点不同,我也只是凭着一点经验,说一些皮毛的东西而已。

在我看来,临帖就是一种比较,也就是说,字帖上的字和自己写的字是比较的双方。比如,笔画的方向、长短、曲直、位置,各部分之间的关系,整体的感觉、局部的造型,应该一点一点地解剖、对照。其临帖的最大意义是通过准确重复古人的书写而达到与古人接近的书写状态及心理状态,入古深浅就看这了。

所以临帖是书法家终生的必修课。如果一个人一旦有了一点名声,或者自认为形成了风格以后就不临帖了,那就说明他开始游离于书法家园之外,他的书法之路已走到了尽头,迎接他的将是停滞甚至倒退。严格意义上讲,临帖是创作的准备,而创作完全是一种充分发挥主体能动性,带有明确审美追求的艺术活动。所以临帖应是对传统全面而深入的继承,临帖要从所临碑帖中汲取传统中的精华和营养,挖掘出精神的本质,对符合时代和个人气质的审美意蕴及形式的不断改造、融合,同时也是对不符合时代审美观念的内容的抛弃。我认为,这是创造选择的过程,是不断运动的过程,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创作中。

我平时临帖,不是整篇誊抄,无论对整体还是局部,都需要仔细推敲慎重对待,是通过手的描画,加深脑的印象;再通过手、眼、脑的运动,把优美的形象刻在自己的心里。关键不在数量,而在于每临一遍都要确有所得。所以说,临写要三到——心到、眼到、手到,是心眼手三个方面的紧密结合。心到第一。一般初学只有二到——眼到、手到,进步不快;顶差的只有一到——手到,甚至说一到都觉得勉强,因为他不是在“临”帖而是在“抄”帖,写的字总算是帖上有的几个字,像么,一点也不像。“临”,眼睛看,心里想,手下写,有帖在面前,是要对着写的,所以叫“临”。历代著名书法家曾留下不少临摹作品,有的看上去不完全逼肖,常有书家自己的影子,只有通过对优秀的书法作品进行临摹,研究其规律,让帖中的笔画、结体节度自己的心手,方可跨入书法艺术之门而进行创作。

我一直主张,临帖是学书的核心内容,故无论是什么人,笔墨功底总是带根本性的问题。古往今来,凡是有创新成果的书家都离不开扎实的笔墨功底,而扎实的笔墨功底都来之于不间断的临帖。为此,学养的修炼固然极其重要,但是,“精于一则尽善,偏于智则无成。”(米芾语)用哲学观点来看,片面夸大理性知识的作用,乃是唯理论的表现。有了高深、丰富的学养而缺乏深厚的笔墨功力仍然无济于事,高深、丰富的学养应该服务于临帖——笔墨功底的加深——创作,而不是相反。我觉得,每一个书法爱好者必须明白临帖是为了什么?也就是说,临帖是锻炼书家的心和手驾驭笔墨的能力。当然,临帖是一个十分艰苦而无法饶过的过程,临帖要注意多读帖,分析“这一本”字帖特殊的用笔。第一阶段追求形似,最好大小与原帖不要差距太大,这样有利于比照差距。第二阶段追求神似,要学会把静止的汉字看成是充满生气和灵性的。写出字的精、气、神和生命状态。至于临到什么程度可以进行创作?在对你所临摹的字帖有一定的理解和笔墨功夫时(对字形结构的把握和对笔墨的控制),可以原帖的味道尝试进行独立书写自己认真选定的内容,即使能够尝试着创作,仍需要永远坚持不懈的临帖,这是由书法这门艺术的特殊性所决。赵孟頫说:"临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可我觉得,有些人临帖,自视高明,基础尚未夯实,便进行所谓的意临,只凭自己一时痛快,任由自己的性子胡涂乱抹,缺乏严谨态度,时间一长,事与愿违,将既有的功力渐渐丢掉,笔头反而越发变得油滑、跑调和失控,邯郸学步,得不偿失。所以说"临帖"是学书者,进入书法艺术殿堂的最基本保证,而"临摹"是学书法者的必经之路。因为从临帖可以了解笔画肥瘦,间架结构,墨色的浓淡枯润,运笔的轻重缓急,转折换锋,接搭引带等等,只有通过"临帖"才能进入到创作,在继承的基础上发挥一定的创造性,使前人书迹为我所用,也就是常说的"后与古人离"。

另外,古人较多的意临作品,是作为创作作品流传下来的,贴切地讲,这种意临是以帖上的文字作为题材的一种艺术创作模式,明末清初的王铎便是如此。王铎可谓“意临”作品传世最多的书家之一,他的许多作品内容“临”的都是古人法书。他传世的意临作品之所以那么多,是因为他有时把临帖当作创作对待的,也就是我前面说的“以帖上的文字作为题材的一种艺术创作”。他经常用这样的作品馈赠、应酬亲友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王铎在创作这类“临书”作品时近似节临,与节临略为不同的是,王铎对原作只取其字,不及其文,作品尺幅能容纳多少字就在帖上“临”多少字,这在文字和章法的安排上有着极大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可以随心所欲,毋需考虑文字的对与错、多与少。如他有一件临汉张芝草书《冠军帖》和《终年帖》的作品出现了多种现象:1、所临文字不足原作的一半,且完全不管文字内容,因而两帖被合二为一;2、其中“处耳”二个字写成“不可耳”三个字;3、原作的“耳”末笔写得特别长,而王铎却将其有意写得特别小;4、对原作的“法”取决于自己的创作需要,在于有意无意之间;5、将原作的尺牍改写成条幅等等。如此这般,王铎的这种所谓的临帖与意临不可同日而语,与其说是临帖,倒不如说是创作更符合客观实际。王铎的这种将帖上的文字作为题材的,艺术至上、不拘一格的创作模式,打破了几千年来一直以诗文作为创作题材的传统旧习,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再看王铎楷书《延寿寺碑》,5出于实用考虑,写的是柳体,明显是从实临得来的,反映出了其扎实的实临功夫。王铎早期临的唐人集王羲之书《圣教序》,也基本上是以实临为主,意临的成份就很少。王铎的高明之处在于能够灵活运用多种临帖方式,时而意临,时而实临,时而干脆挪用帖上的字进行创作,将临帖与创作有机地结合起来,因而其书法创作千变万化,丰富多彩,震古烁今,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证明,采用灵活而又科学的方式临帖对提高书家的艺术成就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我在学习书法创作之初,喜欢突出作品的气势,追求朴厚、雄浑、老辣的的书风,为此也曾极力设法利用各种要素的反差制造视觉刺激,也常常因为这种审美意识在作品中得以实现而自我满足。之后,由于渐渐地发现了自己作品的线条脆弱、不耐看,随后又开始注重作品中的线条质量、点画的韵味、作品的精致。在欣赏中也更加喜欢用笔精妙、线条遒美的作品。这又不自觉地改变作品的风格,化为纤细、轻柔、舒缓的一类。之后,把自己的作品与别人的作品对比时,又陡然发现自己的笔下缺少了一种厚重、刚毅的阳刚之气,缺少朴厚老成的东西。这一个创作认识上的过程好像是向创作初期的回归,但不是简单的向后转,因为现在对风格的认识和理解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当我尤意十翻到初期创作的满意作品时,突然有一种不堪入目的感觉就是最好的佐证。

这些年来,我还是喜欢看汉碑,重用笔而略字形,重骨力而轻风姿,就质去文。由于没有偏爱,故所得亦多,在古人提倡的“称解笔意”上体会尤深,现在临任何一件作品都能做得比较好,即得力于此。可见,—幅好的书法作品,既要求同又要求异。一是作品的个性,一是作品的共性,个性与共性结合产生好的作品。传统是千年的积淀,是人们约定俗成的,它是书法中的普通话。倘若没有传统,即无共性,书法的创作与欣赏就很难在人们之间沟通,书法作品就无法实现其社会价值。创新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通过求异来体现作品个性,以证明作品存在的价值。书法最重要的一面就是创新,传统与创新的关系就是求同与求异的关系,求同的是基础,是前提;求异是提高,是升华;求同与求异是相互交织,促使书法创作一步步迈进。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过程是求同一求异一求异一再求同一再求异,不断反复的过程。

当然我每临习一本字帖,一是深入字帖;二是临习字帖的特点;三是夸大字帖的特点:四是在加入其他字贴的内容和自己意识的基础上进行创作,通过这一过程所掌握的东西不仅仅是原帖,而且是对原帖的消化,是创作者所进行的有机融合与创新。我觉得,每一次吸收和融合都是对传统更深刻的继承,在这个空间里成长出来的作品既不是对前人简单的重复,也不足走火入魔的野狐禅,而是传统基础上有序的、合理的、自然的创新。

临帖:书法家必须的选择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