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先秦书法之《散氏盘》铭文  

2012-08-29 11:45:14|  分类: 经典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氏盘    圆形 、浅腹、双附耳、高圈足,高20.6公分,腹深9.8公分,口徑54.6公分,底徑41.4公分,重21.312公斤,因铭文中有“散氏”字样而得名。有人认为作器者为夨,又称作“夨人盘”。腹饰夔纹,圈足饰兽面纹。内底铸有铭文19行、357字,内容为一篇土地转让契约,记述夨人付给散氏田地之事,并详记田地的四至及封界,最后记载举行盟誓的经过,是研究西周晚期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传清乾隆初年于陕西凤翔出土。清康熙时,扬州徐约齐以重金购自歙州程氏,后又归於扬州洪氏。清阮元曾翻铸此盘,也有铭文拓本传世。嘉庆十四年,仁宗五十大寿时,新任两江总督阿毓宝从扬州盐商购得此盘贡入内府。历经道、咸、光、宣四朝,因年久失查,不知所在。1924年逊清内务府清查时,发现於养心殿库房。1935年《散氏盘》随清宫其它文物移交北平故宫博物院,抗战时曾南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散氏盘铭文艺术风格    从书法方面来看, 《散氏盘铭文》作为西周时期粗犷遒劲的金文书法,是学习大篆的极好范本,与 《毛公鼎》 ,《大盂鼎》并称为金文瑰宝。《散氏盘铭文》的最大审美特征在于一个“拙”字,拙朴、拙实、拙厚、拙劲,线条的厚实与短锋形态,表现出一种斑驳陆离、浑然天成的美。《散氏盘铭文》的字形构架并非是固定不变、呆板生硬的。它的活气跃然纸上,但却自然浑成。特别是在经过铸冶、捶拓之后,许多长短线条之间,不再呈现对称、均匀、排比的规则,却展现出种种不规则的趣味来。圆笔钝笔交叉使用,但圆而不弱,钝而不滞,是《散氏盘铭文》在技巧上的着重点。在体势上,字型结构避让有趣而不失于轻佻,多变但又不忸怩造作,珠玑罗列,锦绣横陈,在极粗质中见出极精到,这是《散氏盘铭文》的魅力所在。散氏盘,其铭文结构奇古,线条圆润而凝炼,字迹草率,体势欹侧,字形扁平,奇古生动,已开“草篆”之端。因取横势而重心偏低,故愈显朴厚。其“浇铸”感很强烈,表现了浓重的“金味”,因此在碑学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散氏盘与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盘一起被誉为西周青铜器珍品“晚清四大国宝”,轰动一时。现代著名书法家胡小石评说:“篆体至周而大备,其大器若《盂鼎》,《毛公鼎》,……结字并取纵势,其尚横者唯《散氏盘》而已。”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散氏盘释文   铭文内容相当于一篇和约,记载了当时散、矢两国和约,矢人付给散氏田地,划定田地的四至及封界,并最后举行盟誓的经过。大意是说:矢国侵略散国,战罢进行和谈。矢国派出官员十五人来交割田地及田器,散国则派官员十人来接收,于是双方聚集一堂,协议订约,并由矢人对散氏起誓,守约不爽。和谈之时,矢人将交于散氏的田地绘制成图,在周王派来的史正仲农监督下,成为矢散两国的正式和约。散国将约书铸于盘上做为传国宝器,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名家临《散氏盘》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邓石如临《散氏盘》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吴大徵临《散氏盘》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先秦书法 - ynddkr - ynddkr的艺术博客

 萧娴临《散氏盘》

       古文字的释读    考释古文字,第一步是要正确辩识字的形体。形体不能辩明,自然谈不到字的音、义,很多古文字研究中的错误,都是由于误认了字的形体造成的。辩识形体的基本方法在于分析字的结构,与已知的字作对比。前人常把这种方法称做偏旁分析法,但有的字不能分为偏旁,所以叫做形体分析法也许更合适一些。所谓与已知的字对比,首先是与《说文》所载字形相比较。《说文》提供了关于文字结构的系统知识,是我们探讨古文字的出发点。古文字有的结构与《说文》里对应的字完全一致,容易辩识,有的则有些变异,需要根据文字结构的规律加以分析。例如青铜器师酉簋有一个字,下部似乎从“门”,但如从 “门”即不可识。孙诒让认为此字从“片”从“禾”,下从“{上亠下回}”省,实为“墙”字。这个字在师酉簋铭是史名,近年在陕西周原果然发现有史墙一家的成批器物,看来孙氏释“墙”是对的。其次还要和其他已识出的古文字对比,比如甲骨文中新见的字可与金文的字对比,陶文上的字可与玺印对比,等等。时代接近的、地区相同的,文字的结构每每更为相似。还要注意到,例如鸟书这种带美术性质文字,其中有些部分只是装饰,并不属于字本身结构,在分析时不要忘记把它们区分开来。形体分析并不是容易的事。古文字变化极其繁多,有的字的释读,很久以来大家都公认了,由于近年有可资对比的新材料发现,才知道过去的说法是不妥当的。例如,散氏盘是学古文字的人都熟悉的,铭文屡次出现“眉”字。晚清以来,学者都这样释,或解释为水湄,或解释为堳埒,还有以为田名的。前几年出土了两件裘卫鼎《陕西出土商周青铜器(一)》一七三、一七四),铭中有“履”字,相比较才知道散氏盘的“眉”其实也是“履”字。释“履”,铭内下列各句便都能读通:  

履,自{氵+上由下皿}涉,以南至于大沽,一封。

履井邑田,自桹木道左至于井邑封道,以东一封。

夨人有司履田:鲜且、……

正履夨舍散田:司徒逆寅、……  

“履”字训为“步”。古代田地是以“步”为长度单位的,六尺为一步,长百步、宽一步为一亩,长宽各百步为百亩,即一夫之田。这里“履”作动词用,是度量的意思。这显然比释“眉”要准确了。

       在考释时,我们常将古文字按照其原有结构写成现在的字体,这叫做“隶定”。“隶定”这个词传为出自西汉孔安国所撰的《尚书序》,序中提到他得到孔壁发现的古文典籍,因为当时人已不能识读古文,便根据汉初伏生传流的《尚书》来考定新出简书,“定其可知者,为隶古定”。孔安国把古文《尚书》转写为西汉流行的隶书,这在一定意义上和我们释读古文字是一样的。当然,只把古文字“隶定”下来,在考释工作仅是一半,必须进一步研究,指出它究竟相当后世什么字,将形、音、义都弄清楚。指出一个古文字相当后世某字,应当尽可能说明其间的联系,也就是该字自古至今形本演变的脉络。这种演变次第的阐明,可以揭示文字结构发展的规律,对文字学有重要意义。文字的演变,不限于形体结构,也可以推而广之,包括音和义的演变。释出一个字之后,不要忘记把它放回原文句里面,看看能不能上下贯通。这是对读释正确与否的最好考验。考释古文字,忌讳仅仅翻看《甲骨文编》、《金文编》一类书,看见一两个形体特殊的字便孤立地加以解释。这样做,很难顾及原有的上下文义,所释常不可靠,这正是由于没有做到杨树达先生所说 “初因字以求义,继复因义而定字”的缘故。真能把字释对了,上下读起来一定是通畅的。如果放进所释的字,反复解释仍然迂曲难通,这个字的释读就需要考虑。 古文字有很多假借字,甚至有些常用的字也以音近的字代替,增加了考释的困难。如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竹简有“曳之人也”一句,考释时反复审视,“曳”字没有问题,但从训诂说绝不可通。想了好久才悟出“曳”应该读为“世”字,因为“洩”、“絏”、“拽”可作“泄”、“绁”、“抴”。金文也不乏类似的例子,如《说文》“殂”字或作“{歹乍}”,所以朝歌锺铭“朝歌下官{立+上且下又}半锺”的“{立+上且下又}”字,{上卉下本}戈铭“曾仲之孙 {上卉下本}{虘又}用戈”的“{虘又}”字都应读为“作”。不过,我们谈通假的时候要谨慎,一定要切合古音的规则,最好能搜集较多的证据,不可任意立说。 研究古文字,最困难的是探索一个字的“本义”。现在能接触到的古文字,大多数是已经过长时期发展的,想通过这些文字的结构认识古人创造时的意念,殊非易事。比如常见的“我”字,从形体看显然是有柄的兵器象形,但文献没有兵器名“我”的,也不知道兵器名为什么转用为代名词的“我”。这一类问题的解决,只有等待地下更多材料的发现。

 

 

 

 ynddkr的艺术博客欢迎您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