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熊秉明的书法理论与“流行书风”  

2012-08-29 16:05:35|  分类: 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秉明的书法理论与“流行书风”

王南溟

 

       熊秉明对中国内地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是他的著作,一是他的教学实践。他的著作《中国书法理论的体系》,是根据中国书法的不同风格和审美要求从理论上归了几个类别。但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中国书法理论的体系》一书由于当时没有在中国内地出版,所以影响面不大。但熊秉明在内地的书法教学实践 —— 用他的理论所举办的讲习班,却是一九八○年代重要的一次书法变革。他当时以巴黎第三大学的教授和艺术家的身份来到北京举办了书法讲习班。熊秉明的这次书法讲习班所以值得一提,是因为以后的书法界有两种发展方向都与熊秉明的这个讲习班有着重要的关联。一是从一九八○年代的新古典主义书法对沈尹默主义的反对到现在的“流行书风”,王镛等现在的“流行书风”主干都是当时熊秉明讲习班的重要学员。还有一位将熊秉明的理论往前推了一步,变成了他的现代书法实践,这位学员就是邱振中,所以邱振中可以称为是熊秉明的真正高足,也可以说是发展了熊秉明的理论(或者说是倾向)。当然有关熊秉明与邱振中的现代书法之间的关联,我已经在《差的现代书法,更差的抽象画:从熊秉明到邱振中》中作了分析。而在这里我要重点分析的是熊秉明与“流行书风”的关系。

       《书法领域里的探索》一文里熊秉明概括说明了他的书法教学方法和他对书法的理解,也可以说是熊秉明书法理论的导论。他说:现代抽象艺术和书法有很多相通之处,而日本近来在书法上的尝试与突破也给我们很多刺激和启发。为此熊秉明建议,要使中国书法获得新的生命,必须大胆吸取他们的经验与成果。如何吸取呢?他认为有两方面:一是理性方面的,一是反理性方面的。所谓的理性,是指西方从古希腊以来的几何秩序的追求。熊秉明认为:中国书法是一种抽象造型艺术,也要受几何规律的支配。古人曾论及这方面的道理,但是讲得比较空泛、简略。依这种方法写字,似乎会写出一种毫无趣味的印刷体、俗媚的馆阁体,古人所说“字如算子”。但是我们要知道任何一种书体,连王字、颜字、汉碑、魏碑在内,都可以写得完全无趣,风格低劣的。如果善学,依这方法写下去,也可以呈示提炼出独特的风格。

       除了有关书法学习的理性方法外,熊秉明重点还是放在书法的反理性方面,这与他在《中国书法理论的体系》一书中对表现性书法偏重(书法界都愿意将这部分看成是熊秉明在这本书中最精彩的部分)有着内在的一致性,人们也一直将这种书法理论中的“意”论与西方理论的表现主义或者反理性联系起来。但熊秉明不是简单地将它们联系在一起,而是从书法向前发展的角度进行了新的解释,这一点不仅影响到“流行书风” —— 因为“流行书风”也是以传统的写意为宗旨,而且也影响到了当时的书法现代化的思考。如果我们再以邱振中的创作来看熊秉明的这种教学法的话,我们马上就可以知道,熊秉明在“流行书法”与“现代派书法”之间的含糊性无法提示出真正的现代书法;反而是如果书法家认为熊秉明讲的是现代书法理论,那么结果就会是“流行书风”。

       有关书法的非理性,在熊秉明的《书法领域里的探索》中是这样论述的:

       中国古人在这方面也做过努力,狂草便是反理性产物 —— 和古人相比,和当今日本人相比,我们在这方面的探索的胆量确是很小,中国一般书家对这一种潮流有着恐惧并抱拒绝态度。这反理性的道路看来十分危险,比理性的道路更危险,因为严峻的理性主义所带来的危害,至多是把书法写板、写死,而反理性的道路可以导致书法的粗野、暴乱、荒诞以及书法家的矫情与疯狂。

       我以为中国也必会建立自己的现代心理学。而书法领域的探索和中国心理学的发展是相牵连的,心理学的成果将暗示书法家创造的途径,书法家的新墨象也将给心理学提供珍贵的研究资料。同样,书法与哲学也有这样互相鼓荡激发的关系,新的墨象的出现,将给美学家和一般哲学家以新的思想课题;而书法家需要哲学家重新解说艺术的终极,否则一切新符号、新效果都是无意义的浮空的幻影。

       对“流行书风”而言,熊秉明所说的书法的理性与非理性的被引用,都让我们看到了这种理性与非理性的负面,并应验了熊秉明教学法容易出现的问题:即“流行书风”就是因为理性地设计(其实不能用理性一词,而应该用我说的“摆字”一词)而使书法的风格低劣;“流行书风”从感性上来说,也是为了生硬的表演,所以走向矫情(用我的词语表述就是“滑稽”)。

       当然,我们不是说熊秉明直接教授了书法讲习班的学员进行“流行书风”创作(在熊秉明举办书法讲习班之前,某些书法家已经开始学“流行书风”),而是说,熊秉明的这种教学法,很容易成为“流行书风”的理论背景,或者是由于熊秉明的这种教学法,助长了原先已经开始了的“流行书风”的苗头。与我们一九八○年代书法美学热的时候都用西方的现代艺术和美学的概念套在书法上一样,熊秉明也是一位用西方的方法来推广他的书法教学法的一位实践者。当然,这里面有一个不同的背景是:熊秉明长期在法国教西方的学生学习中国的书法,由于文化的差异,而尽量要用听得懂的语言讲解中国书法原理,以至于使熊秉明的书法教学法已经离开了中国的语境;而当熊秉明又用这种西方的理论到中国来解释书法的时候,对熊秉明来说,其中有一个对接的难题。我已经在其他的文章中论述了西方的现代艺术与美学理论的命题与概念不但无法用于中国书法,而且是与中国书法相对立的这一状况:即当书法理论中用了西方现代艺术与美学的命题与概念,那只会是书法的向现代书法的转型而不是传统书法。我们现在所看到了传统书法理论的结果是:用了西方现代艺术和美学的命题和概念解释中国的书法以后,其理论表面上显得很开放,但真正的书法传统被曲解。原因是真正的书法核心被挖空,而只留下一些新名词,同时真正的“现代”又无从建立起来。由于用西方的现代艺术和美学的理论来解释书法的方法得以成立,给人们的错觉是以为书法就是西方现代艺术和美学理论中很有代表性的艺术种类。那些认为中国的书法早于西方的现代艺术的论调就是从这种方法论中派生出来的。

       熊秉明或多或少地也出于这种本意,至少他的出发点在于如何找到一种解释书法的方法,而这个解释的方法既是用于书法的风格学的,同时又能得到西方理论的印证。

       以此我们来讨论一九八八年八月,熊秉明在北京举办了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一个名为“书法内省心理教学研究班”的教学法与“流行书风”的关系,熊秉明的这个教学是“积极地自省个人的气质与情感,发掘潜意识的经验和储藏,把这些创作原料汲取出来,投射为书法,再冷静地检验加工”。我们从书法理论的角度来看,如果说将书法从“意”的书论向前发展一步,就是新古典主义书法。其实白谦慎的《书法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艺术》就是当时挑战实用书法的论文和新古典主义书法理论的经典。熊秉明的这个教学法从其目的上也可以看到新古典主义书法的追求,而且也是一个很好的新古典主义书法的学习构想。但问题在于,如果将它放到具体的教学之中,还会有很多操作性的要求,包括要思考在什么情况下实现不了这个目标。不是说熊秉明没有对这种教学法设定步骤,他按照上述宗旨分了以下几个学习步骤,但是这些步骤如果用于新古典主义书法时,应该只能产生“流行书风”而不是新古典主义书法,当然更不会是“现代书法”。熊秉明的教学步骤是:

       第一步骤:正常状态书写。书家按照已经形成的自我规范随意书写。这表征着书家的这一时期的书风,但却不一定是他的自我风格。

       第二步骤:极限状态书写。书家此时要进入角色,把自己设置到一个极限的境地,如手抓一根枯藤悬身于万丈峭壁,或刽子手的屠刀在身后你将即刻毙命等等。面临着突来的死亡,你的理性已经崩溃,潜意识中的你便表现出来。在这项实验中,书家们书写“天地知我”四字,从中可看出或从容或凛然,其字的规范已所存无多。

       第三步骤:快速书写。以最快的速度反复书写“我写我自己的字”,直到写完三张纸。这三张纸显现出理性逐渐消弱的轨迹,在最后一张纸中就可以寻找到属于“自我”的东西。

第四步骤:盲写。这是在理性抗争的状态中书写。暗夜限制了理性,而理性却在拼命地把握。具体的实验是书家闭着眼睛书写“我在暗夜中磨墨写字”。

       第五步骤:写庸俗字。书家自己认为最庸俗的字,即最不属于他自己的字。这实际上是从反方向发现自我。作品为“哎,庸俗透顶了”。

       第六步骤:交错书写。如果说以上的方法在于发现自我的话,那么这一项实验则是将这些已然被发现的“自我”元素投射到书法作品中。这同时又是一个理性恢复,经营形式美的过程。几位书家共同完成一件作品 —— “我们在对话”。每一位书家只能写二、三笔,下一个书家依据笔势、结体等接写余下的笔画。(见《中国美术报》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三日)风格教学当然是新古典主义书法的核心,否则的话,我们只需要伪古典主义书法就可以了。但是新古典主义书法应该有最为关键的一点:它是真正想让传统书法之所以成为书法的理由展示出来的一次实践,以重新让人们看到什么才是书法。否则的话,我们就无法说新古典主义书法有什么意义。由于熊秉明的这个教学法主要是针对书法的风格学(当然后来邱振中用熊秉明的这种方法作为他《最初的四个系列》在我的其他文章中已经作了讨论),而风格学就是新古典主义书法的最为关键的地方。如果将熊秉明的这个书法教学法放到新古典主义书法理论中来看,他的这种方法首先就是让书法家不要正常书写,所谓的极限书法、快速书写、盲写、写庸字、交错书写,都是说的这个意思,用它来纠正书法家原来所学到的东西或者书法家习惯的东西,这个习惯也许就是原来束缚书法家的东西。但是新古典主义书法不是点子艺术,虽然它在批判伪古典主义书法,但其古典的唯一性还是明确的,并且这种唯一性的无休止追求仍然是它的目标。否则的话,就没有新古典主义书法存在的必要。所以新古典主义书法涉及到一个什么样的书法风格才真正代表了古典书法的要求的问题,离开了这一点,任何的对书法风格的努力都将是花拳绣腿。我对“流行书风”的批评,也重在说明一点:“流行书风”用的是“摆字”法,而“摆字”不能成为新古典主义书法的标准(当然“摆字”也不能称为“现代书法”);或者说,“摆字”是不成熟的新古典主义书法,或者长歪的新古典主义书法。对书法家来说,也只是一种急功近利后的书法表现,或者是将古典主义书法和现代书法理解得都不正确的表现。熊秉明这种内省心理教学法的三部曲:非自我书风 —— 发现自我书风 —— 经营自我书风以一种速成的方法,在根本上会导致这种书法风格上的“流行书风”化。因为这样地“发现自我风格”的风格是摆出来的,而“经营自我风格”的风格也是摆出来的。

 

 

ynddkr的艺术博客欢迎您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