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引用】《學書必懂的書寫之法》  

2012-05-24 14:13:48|  分类: 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學書必懂的書寫之法》
學書必懂的書寫之法書法藝術有著悠久的曆史,光輝的傳統。前人于長期的書寫習慣中悟出了書寫之道,積累了豐富的書寫經驗,論書者頗多,精辟妙論豐富多采。有志學書者若爲己所用,則能事半功倍。是今人學書的經驗之談。願廣大道友讀後收獲多多。 
   
   
目錄
一.字如其人立品爲先
   二.臨摹入門循序漸進
   三.形神相依意境爲重
   四.筆墨技法熟而後巧
   五.筋骨血肉相容互濟
   六.結體章法辯正安排
   七.立姿取勢氣貫神足
   八.手隨意運意在筆先
   九.變化萬千貴在自然
   十.通曉各體博而後約
   十壹.精研流派廣采衆長
   十二.理法兼長力求上乘
   十三.學識修養字外功夫
   十四.莫懈耕耘精益求精
 
一.字如其人立品爲先:
    書畫清高,首重人品,品節即優,不但人人重其筆墨,更欽仰其人。清.松年《頤園畫論》
    立品之人,筆墨外自有壹種正大光明之概。清.王妤
    且其浩浩落落之懷,壹皆寓于筆墨之際,所謂品高,韻自勝焉。 張元《石濤畫語錄》
    古人論書雲:壹須人品高,二須師法古,是書之法,學者習之,故當熟其手,必先修諸德以熟之以身,德而熟之以身,書之于手,如是而爲書焉。《書法三味》
    學書者有兩觀:曰觀物,曰觀我。觀物以類情,觀我以通德。清.劉熙載〈藝概〉
    凡人各殊氣血,異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書之好醜,在于心手。唐.張彥遠〈法書要錄〉
    夫書禀乎人性,疾者不可使之令徐:徐者不可使之令疾。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正書法,所以正人心也,所以閑聖道也。明.項穆〈書法雅言故書也者,心學也;寫字者,寫志也。清.劉熙載〈藝概〉
    學術經論,皆由心起,其心不正,所動悉邪。柳公權曰:心正則筆正。明.項穆〈書法雅言)
    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書尚青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書雖幸免薄濁,亦但爲他人寫照而已。清.劉熙載〈藝概〉
    得時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唐.孫過庭〈書譜〉
    品高者,壹點壹畫,自有清剛雅正之氣;品下者雖激昂頓挫,俨然可觀,而縱橫剛暴,未免流露楮外。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凡善書畫者,未有不品學兼長,居官更講政績聲名,所以後世貴重。清.松年〈頤園論畫〉
    筆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爲本。是則理性情者,書之首務也。清.劉熙載〈藝概〉
手與神運,藝從心得。其志壹于書,軒冕不能移,貧賤不能屈,浩然心得,以終其身。宋.朱文長〈續書斷〉
    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絕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于妙,心神不正,書則欹斜;志氣不和,字則顛仆。唐.虞世南〈筆髓論田天地之心,推聖人之情,則疑論之中,理俗儒之诤東漢.趙壹,非草書〉
    喜即氣和而字舒,怒則氣粗而字險,哀即氣郁而字斂,樂則字平而字麗。情有重輕,則字之斂舒險麗亦有深淺,變化無窮。元.陳繹曾〈翰林要訣人貌有好醜,而君子小人之態,不可掩也,言有辯讷,而君子小人之氣,不可欺也。書有工拙,而軍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亂也。蘇轼《書論》
    高韻深情,堅質浩氣,缺不可以爲書。 清.劉熙栽《藝概》
    夫書者,英傑之馀事,文章之急務也。雖其爲道,賢不肖皆可學,然賢能之常多,不肖者能之常少也,豈以不肖者能之而賢者遽棄之不事哉!宋.朱文長〈續書斷〉
    夫人靈于萬物,心主于百骸。故心之所發,蘊之爲道德顯之爲經綸,樹之爲勳猷,立之爲節操,宣之爲文章,運之爲字迹。明.項穆〈書法雅言〉
   人品既殊,性情各異,筆勢所運,邪正自形。明.項穆〈書法雅言〉
   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風節著者,代不乏人,論世者,慕其人,益重其書,書人遂並不朽于千古。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二 .臨摹入門循序漸進
    初學不外臨摹。臨書得其筆意,摹書得其間架。臨摹既久,則莫如多看,多悟,多商量,多變通。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唯初學者不得不摹,亦以節度其手,易于成就,皆須是古人名筆,置之幾案,懸之座右,朝夕谛觀,思其用筆之理,然後可以摹臨。南宋.姜夔《續書譜》
   麓台雲:畫不師古,如夜行無燭,便無入路。故初學必以臨古爲先。清.秦祖永《繪事津梁》
    學書之法,非口傳心授,不得其精。大要臨古人墨迹,布置間架,擔破管,書破紙,方有功夫。明.解缙《學書法》
    先學間架,古人所謂結字也;肩間架即明,則學用筆。間架可看石碑,用筆非真迹不可。清.馮班《鈍吟書要》
    臨池之法:不外結體,用筆。結體之功在學力,而用筆之妙關性靈。苟非多閱古書,多臨古貼,融會于胸次,未易指揮如意也。能如秋鷹博兔,碧落摩空,目光四射,用筆之法得之矣!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故學書全無貼意,如舊家子弟,不過循規蹈矩,飽暖終身而已。清.錢泳《書學》
學書者,既知用筆之訣,尤須博觀古貼,于結構布置,行間疏密,照應起伏,正變巧拙,無不默識于心,務使下筆之際,無壹點壹畫,不自法貼中來,然後能成家數。清.馮武《書法正轉》
    先資政公曰:凡書未成家者,宜日與古貼爲緣,無論何貼,皆足以範我筆力。清.梁章钜《學字》)
    學書須步趨古人,勿依傍時人。學古人須得其神骨,勿徒其貌似。清.梁谳《平書貼》
凡臨古人書,須平心耐性爲之,久久自有功效,不可淺嘗辄止,見異既遷。清.梁章钜《學字》
    取法乎上,僅得乎中,人人言之。然天下最上的境界,人人要到,卻非人人所能到。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石湖雲:學書須是收昔人真迹佳妙者,可以詳視其先後筆勢輕重往複之法,若只看碑本,則惟得字畫,全不見其筆法神氣,終南精進。南宋.陳犧《負暄野錄》
    石刻不可學,但自書使人刻之,已非己書也,故必須真迹觀之,乃得趣。北宋.米芾《海嶽名言》
    故凡得名迹,壹望而知爲何家者,而通篇意氣歸于本家者,真迹也。壹望知爲何家之書,細求以本家所習前人法而不見者,仿書也。清.包世臣《安吳論書》
    學書時時臨摹,可得形似。大要多取古書細看,令入神,乃到妙處。惟用心不雜,乃是入神要路。北宋.黃庭堅《論書》
    凡臨古人始必求其似,久久剝換,遺貌取神。清.王淑《論書滕語》
    每習壹貼,必使筆法章發透入肝膈,每換後貼,又必使心中如無前貼。積力即久,習過諸家之行質,性情無不奔會腕下,雖曰與古爲徒,實則自懷抒軸矣。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臨書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筆意;摩書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筆意。 南宋.姜夔《續書譜》
    初學書類乎本,緩筆定其行勢,忙則失其規矩。晉.王羲之《筆書論十二章》
    又學時不在旋看字本,逐畫臨仿,但貴行,住,坐,臥常谛玩,經目著心。久之,自然有悟入處。信意運筆,不覺得其精微,斯爲善學。南宋.陳犧《負暄野錄》
    且壹食之美,惟飽其日,倘壹觀而悟,則潤于終身。唐.張壞灌《六體書論》
    學古人書,須得其神骨,魄力氣格,命脈,勿徒貌似而不深求也。清.梁谳《學書論》
    臨摹用工,是學書大要,然必先求古人意指,次究用筆,後像行體。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不泥古法,不執己見,惟在活而已矣。清.鄭板橋
    臨摹古人不在對臨,而在神會,目意所結,壹塵不入,似而不似,不容思議。明.沈灏〈畫塵〉
    自運在服古,臨古須有我。兩者合之則雙美,離之則傷神。清.王淑〈論書滕語〉
    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壹快也。北宋.蘇轼〈論書〉
    學書壹字壹筆須從古貼中來,否則無本。早矜脫化,必規矩,初宗壹家,精深有得。繼采諸美,變動弗拘。斯爲不掩性情,自辟門經。清.梁谳《學書論》
    凡臨摹須專力壹家,然後以各家總覽揣摩,自然胸中餍饫,腕下精熟。久之眼光廣闊,志趣高深,集衆長以爲己有,方得出群境地。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習古人書,必先專精議壹家。至于信手觸筆,無所不似,然後可兼收並蓄,淹貫衆有,亦決不能自成壹家,到得似來,只爲此家所蓋,枉費壹生氣力。清.王淑〈論書滕語〉
    只學壹家,學成不過爲人作奴婢;集衆長歸于我,斯爲大成。《翰林粹言》
    學書須臨唐碑,到極勁鍵時,然後歸到晉人,則神韻中自俱骨氣,否則壹派圓軟,便寫成軟弱字矣。清.梁谳《學書論》
    今之學書者,自當以唐碑爲宗。唐人門類多,短長肥瘦,各臻秒境;宋人門類少,蔡,蘇,黃,米,俱有毛疵。學者不可不知也。清.錢泳《履園叢話》
    舊他拓本與拓手精,則肥瘦不失,精神充足,而緊要在執筆得法,執筆不得法,縱令臨古人墨迹,皆無是處也。清.梁谳《學書論》
    古人學書不盡臨摹,張古人書于壁間,觀之入神,則下筆時隨人意。學書即成,且氧于心中無俗氣,然後可以作,示人爲揩式。北宋黃庭堅《論書》
    故學必有法,成則無體,欲探其奧,先識其門。有知其門不知其奧,未有不得其法而得其能者。唐.張懷灌《六體書論》
    近人不知其用力所自出,專攻近體,可謂數典忘祖矣,焉能卓然以自立哉!清.範公勉《書法述要》
    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自非道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矣!東晉.衛铄《筆陣圖》
學說以今方新,學書以古方樸。 清.範公勉《書法述要》
    近世士人多學今書,不學古書,務取媚好,氣格全弱,然而以古並之,便覺不及;豈古人心法不傳而規模形似,不足以得其妙乎。宋.周行己《浮止集》
    學壹半撒壹半,未嘗全學;非不欲全,實不能全,亦不必全也。清.鄭板橋
學者貴于慎取,不可遂爲古人所欺。清.吳德旋《初月樓論書隨筆》
    不善學者,即聖人之過處而學之,故蔽于壹曲。今世學《蘭亭》者,多此也。北宋.黃庭堅《論書》
    古人筆法淵源,其最不同處,最多相合。李北海雲:似我者病。正以不同處求同,不似處求似,同于似者皆病也。清.恽壽平《歐香館畫跋》
    大抵下筆之際,盡仿古人,則少神氣;專勿遒勁,則俗病不除。所貴熟習精通,心手相應,斯爲美矣。南宋.姜夔《續書譜》
    用力到沈著痛快處,方能取古人之神,若壹味仿摹古法,又覺刻劃太甚,必須脫去摹似蹊徑,自出機軸,漸老漸熟,乃造平淡,遂使古法優遊筆端,然後傳神。清.宋曹《書法約言》
    臨摹古人,須食古而化,獨自成家。明.李流芳
    若執著成見,凝滯于胸中,終不能參以活法運用,雖參活法,亦自有壹定不易之勢。奔放馳驟,不越範圍,所謂師古而不泥于古,則得之。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作書須自家主張,然不是不學古人;須看真迹,然不是不學碑刻。清.馮班〈 鈍吟書要〉
    觀能書者,僅得數字揣摩,便自成體。無他,專心既久,悟其用筆,用墨及結體之法,供我國運用耳。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凡學書者得其壹,可以通其馀......北宋.歐陽修《試筆》
    學書易少年時將楷書寫定,始是第壹層手。清.梁谳《學書論》
    凡作字須熟觀魏,晉人書,會之于心,自得古人筆法也。欲學草書,須精真書,知下筆向背,則識草書法,草書不難工矣。北宋.黃庭堅《論書》
    古之善書者,必先楷法,漸而至于行草,亦不離乎楷正。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
    學書須先楷法,作字必先大字,楷書既成,乃縱爲行書;行書既成,乃縱爲草書。學草書者,先習章草,知偏旁來曆,然後變化爲草聖。學篆者亦必由楷書,正鋒既熟,則易爲力。學八分者,先學篆,篆既熟,方學八分,乃有古意。明.豐坊《學書法》
    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晉.衛铄《筆陣圖》
    古貼字體大小,頗有相徑庭者。如老翁攜幼孫行,長短參差,而情意真執,痛癢相關。清包世臣《安吳論書》
    作書起轉收縮,須極力頓挫,筆法既得,更多臨唐貼以嚴其結構。清.梁谳《學書論》
若氣質薄,則體格不大,學力有限;天資劣,則爲學限,而入門不易;法不得,則虛積歲月,用功徒然;工夫淺,則筆畫荒疏,終難成就;臨摹少,則字無師承,體勢粗惡;識鑒短,則徘徊今古,胸無成見。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初作字,不必多費諸墨。取古拓善本細玩而熟視之,既複,背貼而索之。學而思,思而學,心中若有成局,然後舉閉而追之......清.宋曹《書法約言》
    書法備于正書,溢而爲行草。未能正書,而能行草,猶未嘗莊語,而辄放言,無是道也。北宋.蘇轼《論書》
    旭常雲:或問書法之妙,何得其古人?曰妙在執筆,令其圓暢,勿使拘攣;其次識法,須口傳手授,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變通識懷,縱合規矩;其次紙筆精佳。五者備矣,然後能齊古人。唐.蔡希綜《法書論》
    初學字時,不可盡其形勢,先想字成,意在筆前。壹遍正其手腳,二遍須學形勢,三遍須令似本,四遍加其遒潤,五遍每加抽拔,使不聲澀。晉.王羲之《筆勢論》
    若泛學諸家,則字有工拙,筆多失誤,當連者反斷,當斷者反續,不識向背,不知其止,不悟轉換,隨意用筆,任筆賦形,失誤顛錯,反爲新奇。南宋.姜夔《續書譜》
    初學條理,必有所事,因象而求意。終及通會,行所無事,得意而忘象。故曰由象識心,象不可著,心不可離。明.項穆《書法雅言》
    夫人工書,須從師授。必先識試勢,乃可加功;功勢既明,則務遲澀;遲澀分矣,無系拘踞;拘踞既亡,求諸變態;變態之旨,在于奮斫;奮斫之理,資于異狀;異狀之變,無溺荒僻;荒僻去矣,務于神采;神采之至,幾于玄微,則宕逸無方矣。唐.張懷灌《玉堂禁經》
 
 
三.形神相依意境爲重!
    形者,其形體也;神者,其神采也。宋.袁文
    形者,神之質地;神者,形之用也。是則形稱其質,神音其用;形之與神,不得相異。南北朝.範缜《神滅論》
    神即形也,行即神也。是以形存則神存,形射則神滅也。南北朝.範缜《神滅論》"
    夫神在形似之外,而形在神氣之中。形不生動,其失則板;生外形似,其失則疏。故求神似于型似之外,取生意于形似之中。明.高廉
    取意舍形,無所求意。故得其形,意溢于形;失其形,意雲何哉?明.王履
    學書之要,唯取神,氣爲佳,若模象體勢,雖形似而無精神,乃不知書者所爲耳。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公文集》
    書之心,主張布算,想像化裁,意在筆端,未形之相也;書之相,旋折進退,威儀神采,筆隨意發,既形之心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夫字以神情爲精魄,神若不如,則無態度也;以心爲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以副毛爲皮層,副若不圓,則字無溫潤也。神,心之用也。唐.李世民《指意》,
    書之妙道,神采爲上,形質次之,兼之者可紹于古人。南朝.王僧虔《筆意贊》
    故之書道玄妙,必資于神遇,不可以力求也;機巧必須于心悟,不可以目取也。清.馮武《筆髓》
    其有壹點壹畫,意態縱橫,偃亞中間,綽有馀裕,結字峻秀,類于生動,幽若深遠,煥若神明,以不測爲量者,書之妙也。唐.張懷灌《評書藥石論》
    爲書之體,須入其形,若坐若形,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愁若喜,若蟲食木葉,若利劍長戈,若強弓硬矢,若水火,若雲霧,若日月,縱橫有可象者,方得謂之書矣。東漢.蔡邕《九勢》
    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氣立矣。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古人作書,于聯絡處見章法;于灑落處見意境。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至若磔髦竦骨,  短截長,有似夫忠臣抗直補過匡主之節也;矩則軌轉,卻密就疏,有似夫孝子承順慎終思遠之心也;耀質含章,或柔或剛,有似夫哲人行藏知進知退之行也。唐.張懷瓘《書斷》
    夫心合于氣,氣合于心;神,心之用也,心必靜而已矣。唐.李世民《指意》
    成形結字,得形體不如得筆法,得筆法不如得氣象。《翰林粹語》
要使筆落紙上,精神能沖其中,氣韻目暈于外。似生實熟,圓轉流暢,則筆筆有筆,筆筆無痕矣。清.華琳《南宗訣秘》
    故有筆法而有生動之情,有墨氣而有活潑之致。清.丁臯《寫真秘訣》
    蓋法高于意則用法,意高于法則用意,用意正其神明于法也。清.劉熙載《藝概》
    風神者,壹須人品高,二須師法古,三須紙筆佳,四須險勁,五須高明,六須潤澤,七須向背得宜,八須時出新意。則自然長者如秀整之士,短者如精悍之徒,瘦者如山澤之矍,肥者如貴遊之子,勁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楷如賢士。南宋.姜夔《續書譜》
    夫字以神爲精魄,神若不知,則字無態度也;以心爲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以副毛爲皮膚,副若不圓,則字無溫潤也。唐.李世民《筆法訣》
    有功無性,神采不生;有性無功,神采不實。。《翰林粹語》
    書道只在巧妙二字,拙則直率而無化境矣。明.董其昌《畫禅室隨筆》
    機者,傳奇之精神;趣奇,傳奇之風致。少此二物,則如泥人土馬,有生形而無升氣。李漁《閑情偶記》
    所謂神品,于吾神所著故也。 明.懂其昌《畫禅隨筆》
    學術通于學仙,鍾神最上,鍾氣此之,鍾形又此之。
    書貴入神,而神有我神他身之別。入他身者,我化爲古也,入我神者,古化爲我也。清.劉熙栽《藝概》
    書畫之妙,當以神會,難可以形器求也。 宋.沈括《夢溪筆談》
    真在內者,神動于外,是所以貴真也。《莊子》
    然智者無涯,法不固定,且以風神骨氣者居上,研美工用者居下。唐.張懷灌《書藝》
    書之大局,以氣爲主;字字有骨肉筋血,以氣充之,精神乃出。 姚配中
    氣韻有發于墨者,有發于筆者,有發于意者,有發于無意者。發于無意爲上,法于意次之,發于筆又次之,發于墨下矣。清.張庚
    提要之要,以己之神,取人之神也。清.丁臯《寫真密訣》
    意,先天,書之本也;象,後天,書之用也。清.劉熙栽《藝概》
    作字要手熟則氣神完實而有余韻,于靜中自是壹樂事。宋蘇轼《東坡題跋》
    不求形似,正是潛移造化而于天遊;近人只求形似,欲似所以愈離。清.恽壽平《歐香館畫跋》
    書要力實而氣空,然求空心于其實,未有不透紙而能離紙者也。
    書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條理與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清.劉熙栽《藝概》
    筆墨壹道,用意爲上。清.王原矜
    玄妙之意,出于物類之表;淵深之理,伏于查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非有獨聞之聽,獨見之明,不可議無聲之音,無形之相。唐.張懷灌《書藝》
    陽氣明而華壁立,陰氣大而風神生。晉.王羲之《述天台紫真傳授筆法》
    有筆有墨謂之畫,有韻有趣謂之筆墨,潇灑風流遺之韻,盡變窮奇謂之趣。清.恽壽平《  香館畫禅》
    筆底深秀,自然有氣韻,有書卷氣。清.蔣骥《傳神秘要》
    氣有清濁厚薄,格有高低雅俗。清.劉熙載《藝概》
    書尚清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書雖幸免薄濁,但亦爲他人寫照而已。清.劉熙載《藝概》
    古人論詩之妙,必曰沈著痛快。惟書亦然,沈著而不痛快,則肥濁而風韻不足;痛快而不沈著,則潦草而法度蕩然。明.豐坊《書訣》
    筆墨酣暢,意趣超古。清.吳曆
    仆曰:文則數言乃成其意,書則壹字已見其心,可謂得簡易之道。欲知其妙,初觀莫測,久視彌珍,雖書已緘藏,而心追目極,情猶眷眷者,是爲妙矣。唐.張懷灌《文字論》
    書法惟風韻難及......。清.左因生《書式》,
    夫翰墨及文章至妙者,皆有深意以見其志覽之即了然。唐.張懷灌《書議》
    沈者,下筆不浮,刻入紙中也;螢者,如孤月流天,無雲翳也;清者,非謂瘦與寒也;肥者,亦有清氣也,在參古貼而得之。《書法三味》
    臨不測之水,使人神清;登高萬仞之山,自然意遠。唐.張懷灌《書斷》
    凡書貴有天趣......。明.孫《書畫題跋》
    吾善養吾浩然之氣。戰國《孟子.公孫醜上》
    凡論書氣,以士氣爲上。若婦氣,兵氣,村氣,市氣,匠氣,腐氣,伧氣,鲱俳氣,江湖氣,門客氣,酒肉氣,疏筍氣,皆士氣之棄也。清.劉熙載《藝概》
    筆墨可知也,天機不可知也;規矩可得也,氣韻不可得也。清.恽壽平《 歐 香館畫跋》
    書之心,主張布算,想象化裁,意在筆端,未形之相也。書之相,旋折進退,威儀神采,筆隨意發,既形之心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凡狀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勢;得其勢,不若得其韻;得其韻,不若得其性。明.李日華
 
 
 
四.筆墨技法熟而後巧
    書法者,書而有法之謂,故筆落紙上,即入“法”中,動靜皆能含法爲上乘。唐.歐陽旬《用筆論》
    書之神韻,雖得于心,然法度必講資學。沈括《夢溪筆談》
今書之美字鍾,王,其功在執筆用筆。元.解缙《春雨雜述》
    用筆之法:拓大指,偃中指,斂第壹指,拒名指,,令掌心虛如握卵,此大要也。唐.盧攜《臨池訣》)
    執筆之法,實指虛拳。運筆之法,意在筆先。清.馮武《書法正傳》
    古之所謂實指虛掌者,謂五指皆貼管爲實,其小指貼名指,空中用力,令到指端,非緊握之說也。握之太緊,力止在管,而不注毫端,其書必抛筋露骨,枯而且弱。清.包世臣《安吳論書》
    大凡學書指欲實,掌欲虛,管欲直,心欲圓。元.陳繹曾《翰林要訣》
    盧公忽相謂曰:子學吾書,但求其力耳,殊不知用筆之力,不在于力;用于力,筆死矣。虛掌實指,指不入掌,東西上下,何所閡焉?常人雲:永字八法,乃點畫爾,拘于壹字,何異守株!唐.林蘊《撥镫序》
    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獻酎之麗。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書重用筆,用之存乎其人。故善書者用筆,不善書者爲筆所用。
    筆心,帥也,副毫,卒徒也。清.劉熙載《藝概》
    昔人傳筆訣雲:“雙鈎懸腕,讓左側右,虛掌實指,意前筆後。”論書勢:“如屋漏痕,如壁坼,如錐畫沙,如印印泥,如折钗股。”明.豐坊《書訣》
 
 
 
  張長史折叉股,顔太師屋漏法,王右錐畫沙.印印泥,懷素風鳥出林,驚蛇入草,索靖銀鈎虿尾,同是壹筆法:心不知手,手不知心法耳。黃庭堅《論書》,
    寸以內,法在掌指;寸壹外法在肘腕。掌指法之常也,肘腕法之變也。元.鄭铄《衍極並注》
    大字運上腕,小子運下腕,不使肉襯于紙,則運筆如飛。明.豐坊《書訣》
執筆低則沈著,執筆高則飄逸。清.梁獻《執筆論》
    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真書,去筆頭兩寸壹分,若行草書,去筆頭三寸壹分。下筆點畫波奈屈曲,皆需壹身之力送之。東晉.衛铄《筆陣圖》
    把筆深淺,在于去紙遠近,遠者浮泛虛薄,近則瘟鋒體重。唐.盧攜《臨池訣》
凡學書,欲先學用筆,,用筆之法,欲雙鈎回腕,掌虛指實,以無名指依筆,則有力。黃庭堅《論書》
    所謂法則,恹壓.鈎揭.抵拒.導送是也。五代.李煜《書述》
    執筆欲緊,運筆欲活,不可以指運筆,當以腕運之,執筆在手,手不主運;運之在腕,腕不知執。孫過庭有執.使.轉.用之法:執謂長短深淺;使謂縱橫牽摯;轉謂鈎環盤于;用謂點畫向背;豈偶然哉!宋.姜夔《續書普》
    凡書要筆筆按筆筆提,辯按尤當于起筆處,辯提尤當于止筆處。書家于提按兩字,有相合而無相離。故用筆重處正需飛提,用筆輕處正需實按,始免墮飄二病。清.劉頤載《藝概》
用筆須手腕輕虛。太緩而無筋,太急而無骨。唐.虞世南《筆髓論》
    筆要巧拙互用,巧則靈便,拙則渾古,合而參之,落筆自無輕佻渾濁之病矣。清.秦祖永《繪事津梁》
    書法在用筆,用筆在用鋒。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右軍用筆內恹,正鋒居多,故法度森嚴而入神;子敬用筆外拓,側鋒居半,故精神散朗而入妙。明.豐坊《書訣》
    腕豎則鋒正,鋒正則四面勢權全。次實指,制實則筋力平均。次虛掌,掌虛則運用便宜。唐.李世民《筆法訣》
   
 
 思翁言:坡公所書《赤壁賦》全用正鋒,欲透紙背,每波畫盡處,隱隱有聚墨,痕如黍米,殊非石刻所能傳。此皆用墨到極微妙地位,亦書家莫傳之秘也。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執筆在乎便穩,用筆在于輕健:輕則須沈,便則須澀,謂藏鋒也。清.馮武《書法正傳》
    字有藏鋒出鋒之異,粲然盈褚,欲其手尾相應,上下相接爲佳。宋.姜夔《續書譜》
    用筆之勢,特須藏鋒,鋒若不藏,字則有病,病且未去,能何有焉。唐.徐浩《論書》
    乃悟用筆如錐畫沙,使其藏鋒,畫乃沈著,當其用筆,常欲使其透過紙背,此成功之極矣。唐.韋續《墨數》
    所謂千古不易者,指筆之肌理言之,非指筆之面目言之也。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學有規矩,字有體法;不然則筆意不精,字亦失乎格度矣。
    壹字之法,貴在結構:壹筆之法妙在起止。結構之道,尤在乎筆法之精妙也。佚名《永字八法》
    將能此筆正用,側用,順用,重用,輕用,虛用,實用,擒得定,縱得出,遒得緊,拓得開,渾身都是解數,全仗筆尖筆毫末鋒芒指使,乃爲合拍。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用筆之法,見于畫之兩端,而古人雄厚咨肆令人斷不可企及者,則在畫之中截。蓋兩端出入操縱之故,尚有迹象可尋;其中截之所以豐而不怯,實而不空者,非骨勢洞達,不能性致。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筆正則鋒藏,筆偃則鋒出。宋.姜夔《續書譜》
    發筆處便要提得筆起,不使其自偃,乃是千古不傳語。明.董其昌《畫禅室隨筆》
    古人作纂,分,真,行,草書,用筆無二,必以正鋒爲主,間用側鋒取研。分書以下,正鋒居八,側鋒居二,纂則壹毫不可測也。明.豐坊《書訣》
    古人作大字常藏鋒用力,故其字畫從顛到末,少有枯燥處。今往往多以燥理爲奇,殊不知此本非善書者所貴,惟斜拂及摯筆令輕處,然後有此,所謂側筆取研,正蹈書法之所忌也。南宋.陳僬《負喧野錄》
    董文敏謂:書家雖貴藏鋒,然不得以模糊爲藏鋒。蓋以勁利取勢,以虛和取韻。顔魯公所謂如印印泥,如錐畫沙是也。清.梁章距《學字》
    惟管定而鋒轉,則逆入平出,而畫之八面無非毫力所達,乃後積畫成字,聚字成篇。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筆在指間常欲其靈活,故能換筆。如遇轉折處,不能換筆,勢必生扭硬掣而過。其畫必成側鋒,必成扁形。試觀懷素草書,如驚蛇入草,屈伸自如,如鐵絲壹團,絕無偏側。又觀魯公爭座位貼,滿紙皆成圓形,無壹側鋒。古人雲,魯公皆用圈筆,實皆用換筆也。清.王墨仙《書法指南》
    古人壹點壹畫,皆使鋒轉筆以成之,非至起至掣曳之處乃用使轉;古人壹牽壹連,皆旋轉,正心著紙,無壹黍米倒塌處。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字劃承接處,第壹要輕捷,不著筆墨痕迹,如羚羊挂角。學者工夫精熟,自能心靈手敏。然便捷須精熟,轉折須暗過,方知折钗股之妙。暗過處,又要留處行,行處留,乃得真快。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數畫之轉接欲折,壹畫之自轉貴圓;同壹轉也,若誤用之,必有病,分別行之,則合法耳。清.笪重光《書筏》
    鋒既著紙,即宜轉換:于畫下行者,管轉向上;畫上行者,管轉向下;畫左行者,管轉向右。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要使筆鋒行字畫中,如入骨既立,雖豐瘠不同,各自成體。宋.李彌孫《筠溪集》
    書之大要,可壹言而盡之。曰:筆方勢圓。方者,折法也,點畫波撇起止處是也,方出指,字之骨也;圓者,用筆盤旋空中,作勢是也,圓出臂腕,字之筋也。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圓以規以象天,方以矩以向地。方圓互用,猶陰陽互藏。所以用筆貴圓,字形貴方。圓乃神圓,不可滯也;方乃通方,不可執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古人作書,落筆壹圓便圓到底,落筆壹方便方到底,各成壹種章法。《蘭亭》用圓,《聖教》用方,二貼爲百代書法楷模,所謂規矩方圓之至也。
    以轉束言之,則內方而外圓;以筆質言之,則骨方而肉圓。此是壹定之理。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柔潤則肥瘦皆圓,硬燥則長短皆扁。是故曲直在性情而達于形質,圓扁在形質而本于性情。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圓筆使轉用提,而以頓挫出之。方筆使轉用頓,而以提契出之。圓筆用佼,方筆用翻,圓筆不佼則痿,方筆不翻則滯。近代.康有爲《廣藝舟雙輯》
    用筆尖如落鋒勢,無壹毫如尖鋒勢,意況生舉,爽爽若神,爲壹字,須數體俱入。晉.王羲之《論書》
    作書須提得筆起,不可信筆。蓋信筆則其波畫皆無力。提得筆起,則壹轉壹束處皆有主宰。轉,束二字,書家妙訣也。明.董其昌《畫禅室隨筆》
    起有分合緩急,收有虛實順逆,對有反正平串,接有遠近曲直。清.劉熙載《藝概》
好刀按之則曲,舍之則勁直如初,世俗爲之回性。筆鋒亦欲如此,若壹引之後,已曲不複挺,又安能如人意耶?故長而不勁,不如勿長;勁而不圓,不如不勁。蓋紙筆墨皆書法之助也。宋.姜夔《續書譜》
    用筆要沈著,沈著則筆不浮;又要虛靈,虛靈則筆不板。解此用筆,自有逐漸改觀之效。
    筆要巧拙互用,巧則靈度,拙則诨古,合而參之,落筆自無輕挑渾濁之病矣。清.秦祖永《桐陰畫訣》
    古人論用筆,不外“疾”,“澀”二字。澀非遲也,疾非速也。以遲速爲疾澀,而能疾速者無之。
    書以筆爲質,以墨爲文。清.劉熙載《藝概》
    書有二法:壹曰疾,二曰澀。疾澀二法,書妙盡矣。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筆貴繞左,書尚遲澀,此君臣之道也。唐.林蘊《拔镫序》
    作書用筆過快,則無頓挫,過遲則不勁利。清.梁獻《學書論》
    用筆者皆習聞澀筆之說,然每不知如何得澀。惟筆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與之爭,斯不期澀而自澀矣。清.劉熙載《論用筆》
    下筆而剛決不滯,揮翰墨而厚實深沈。唐.張彥遠《法書要錄》
    徐公曰:夫執筆在乎便穩,用筆在乎輕捷,故輕則須沈便則須澀,謂藏鋒也。不澀則險勁之狀無由而生也,太流則便成浮滑,浮滑則是爲俗也。唐韓方明《授筆要說》
    山舟曰:筆要軟,軟則遒;筆頭要長,長則靈;墨要飽,飽則腴;落筆要快,快則意出。清.梁同書《頻羅奄論書》
    筆法過于刻露,每易傷韻。
    運筆鋒須要取逆勢,不可順拖也,即無生氣,又見稚弱。清.秦祖永《桐陰畫訣》
    人但知筆墨有氣韻,不知氣韻全在手中。清.笪重光《畫筌》
    嘗見有得筆法而不得墨者矣,未有得墨法而不由于用筆者也。 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墨不旁出,爲書家上乘。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用水墨之法,水散而墨在,迹浮而棱斂,有若自然。唐.盧攜《臨池訣》
    然而畫法字法,本于筆,成于墨,則墨法尤工書藝壹大關鍵矣。筆實則墨沈,筆飄則墨浮。 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磨墨欲熟,破水用之則活;蘸筆欲潤,蹙毫用之則濁。黑圓而白方,架寬而絲緊(黑有肥圓細圓曲折之圓,白有四方長方斜角之方)。古今書家,同壹圓秀,然惟中鋒勁而直,齊而潤,然後圓,圓斯秀矣。清.笪重光《書筏》
    墨須濃,筆須健,以健筆用濃墨,斯作字有力而氣韻浮動。 清.王淑《論書滕語》
筆肥墨濃者謂之渾厚,筆瘦墨淡者謂之高逸。清.王厚祁《雨窗漫筆》
  
 
 
墨淡即傷神采,絕濃必滯鋒毫;肥則爲鈍,瘦則露骨;勿使傷于軟弱,不須怒降爲奇。清.馮武《書法正傳》
    凡作揩墨欲幹,然不可太燥,行草則燥潤相雜,潤以取研,燥以取險。墨濃則筆滯,燥則筆枯,亦不可不知也。筆欲鋒長勁而圓。長則含墨可以取運動,勁則剛而有力,圓則研美。宋.姜夔《續書譜》
    用墨須要隨濃隨淡,可燥可濕,壹氣成之自然生氣遠出。清.秦祖永《桐陰畫訣》
    用墨須使有潤,不可使其枯燥,尤忌侬肥,肥則大惡道矣。明.董其昌《畫禅室隨筆》
筆之執使在橫畫,字之立體在豎畫。氣之舒展在撇奈,筋之融結在扭轉,脈絡之不斷在絲牽,骨肉之調停在飽滿,趣之呈露在勾點,光之通明在分布,行間之茂密在流貫,形勢之錯落在猗正。清.笪重光《書筏》
    下筆之初,有搭鋒者,有折鋒者,其壹字之體,定于初下筆。凡作字,第壹字多是折鋒,第二三字承上筆勢,多是搭鋒。若壹字之間,右邊多是折鋒,應其左故也。又有平起者,如隸畫;藏鋒者,如篆畫。尤要折搭多精神,平藏善含蓄,兼之則妙矣。宋.姜夔《續書譜》
    劃有陰陽,如橫則上面爲陽,下面爲陰;豎則左面爲陽,右面爲陰,惟毫齊者能陰陽兼到,否則獨陽而已。清.劉熙載
 
 橫畫之發筆仰,豎畫之發筆俯,撇之發筆重,奈之發筆輕,折之發筆頓,裹之發筆圓,點之發筆挫,鈎之發筆利,壹呼之發筆露,壹應之發筆藏,分布之發筆寬,結構之發筆緊。清.笪重光《書筏》
    大抵用筆有緩有急,有有鋒,有無鋒,有承接上字,有牽引下自,咋徐還疾,忽往複收。緩以仿古,急以出奇;有鋒以耀其精神,無鋒以含其氣味。橫斜曲直,鈎環盤行,皆以勢爲主。然不欲相帶,帶則近于俗。橫畫不欲太長,長則轉換遲;直畫不欲太多,多則神癡。意盡則用懸針,意未盡須在生筆意,不若用垂露耳。宋.姜夔《續書譜》
    橫不能平,豎不能直,腕不能展,目不能注,分布終不能工;分布不工,規矩終不能圓備;規矩有虧,難雲法書矣。清.笪重光《書筏》
    作字如應對賓客。壹堂之上,賓客滿座,左右照應,賓客不覺其寂,主不失之懈。作書不能筆筆周到,筆筆有起訖,頓挫,滑過,如對賓客之失其照顧也。所雲筆筆有送到,亦即此事。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學書未有不從規矩而入,亦未有不從規矩而出。所謂因筌得魚,得魚忘筌。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