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nddkr的艺术博客

一根不知疲倦的墨线从远古飞来,变幻出无尽的阴和阳,柔与刚,...

 
 
 

日志

 
 

书法意临的动力  

2012-06-03 23:57:44|  分类: 书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创作的美感首先源自于习书者学习临摹时产生的快感、成就感,这种快感、成就感是带有普遍意义的书法美的缘起之一。当临摹者在临摹过程中,偶尔超越了原作的临摹(意临),这种超越就是创作的初级阶段。古人把这种超越归结为临书中要有“我”,宋《宣和书谱》批评临书说:“昔人学书未必不尽工,而罪在胸次。”所谓“胸次”,即指临书者的“己意”,那么,怎样才能做到这点呢?书中举例:“学者必求颠(张旭)之心,而不逐真迹也。” “颠之心”即上所引之“胸次”,意为学颠之书,当抓住张旭的“我”或谓创造精神,而非其形似,然后是“我”与“我”之交流,从“他我”进入到“自我”。清人梁同书批评时人:“今人只是刻舟求剑将古人书一一摹画,如小儿写仿宋体,就便形似,岂复有我。”(《频罗庵论书》),那么“有我”之作,必定不是将古人书一一临摹得如“刻舟求剑”似的以假乱真,而是有意无意地越过临摹对象的界限,注入自己的“想法”。一般地说,在临书过程中,临摹者总是要揣摩、总结临摹对象的笔法、结构和章法,以期更快更容易的贴近临摹的对象。殊不知,他所临写的对象,对原作者来说是他自己的风格,不存在难度和障碍,而在临摹者,则要经过一番“熟能生巧”去感悟、去认知、去总结、去提炼。临摹者如果越想临得逼真甚至乱真,临摹时心态就难于放松,反而不自然,离融入“自我”就越遥远,可能与临摹者的初衷南辕北辙。因此,古往今来的大书家深明其理,在实践中总结出了带有共性的临书方法,即“有我”的临书方法,也就是书论中“遗貌取神”的临书方法。   

        “遗貌取神”是中国书法理论中极其重要的美学追求,中国书法的继承与发展,从书法的临摹开始,便是在这美学范畴的指导下进行的。这一过程充满了创作的快感、成就感。明人董其昌说:“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手、足,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庄子所谓目击而道存者是也。”(《画禅室随笔》),“举止笑语”、 “精神流露”就是书法临摹中所要把握的生气和灵气(精、气、神)),如果看到了此,就把握住了黄老哲学中所谓的 “道” ,就是神采、风格、意境蕴含的“自然”。临书者以创造的眼光审视原帖字迹的神采、风格、意境,一拍即合,产生巨大的愉悦感,由此生发出自己的创作欲望,左右着对原帖的临摹,其结果必然产生出以自己的审美观念为主的东西。由于其主导是神采、风格、意境的交流,故“遗貌取神”的“神”,就逐步演化为带有临摹者主观意识的神采、风格、意境。宋人姜夔认为: “大抵下笔之际,尽仿古人,则少神气。”这里的“神气”是指自己的意临显现出的精、气、神;若不是,则尽仿古人,或可得古人精、气、神,然而此路不通!在临书中,若无自己的精、气、神,哪来古人精、气、神?故得精、气、神者,始得“自我”也。临摹中有我,才能有创作的快感、成就感,才能逐步形成“有我”的创作的风格特征。  

       书法艺术是继承和创新的统一体,书法的“法”(一般解释为书写法则),体现了带有普遍性的人的审美认知,但过分强调法则则容易使书写陷入僵化不能自拔,因为本质上来说,“法则”不是自然的东西,是按照普遍的审美认知人为规定的,是反自然的、是与人通过书写创作表情达意的初衷相悖的。因此,为了继承,人们永远不会放弃对“法”的追求;为了创新,找到“自我”,人们日思夜想的想超越“法”,从临摹开始就注入自己的创造精神,把体验技法的快感、成就感逐步上升到形成自我风格的欲望,这是书家执著于书法临摹的动力源泉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